首页 > 时尚生活 > 相亲 > 正文

相亲对象的哪一点你看不上?

老Z是我们宿舍的相亲大户。她还在读大学,家人就开始为她操办人生大事。老Z非常不乐意,但碍于情面,还是断断续续见过几户人家。老Z向我们提及这些中坚青年,总是索然无味。不外乎是匆匆一瞥,她嫌弃别人长得不够帅,别人嫌弃她蠢矮胖,一个爱情故事就瞬间没了下文。

微信图片_20190111170256

老Z非但不叹气,笑着讲给我们听的时候,还觉得对方挺有内涵的,头次见面就能把她的三观提炼出来。没错,蠢矮胖,多么具有标志性!可惜三姑六婆一点也不体恤死胖子,眼看市场崩盘货物囤积,介绍给老Z的男人越来越多。就这样,老Z成了相亲大户。

老Z大学毕业就投奔广州。工作不好找,碰了几次壁,灰溜溜回家,回到家又立即后悔了。小县城的生活比北上广的车水马龙黯淡得多,吃饭睡觉工作不过几步路,本来就袖珍的县城,越住越小。她讨厌这种狭窄的生活,削尖脑袋去找城市的工作。她打电话跟我打赌:“小妹,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。”然后噼里啪啦讲了自己的计划。高矮肥瘦的相亲对象在她的生活换得比走马灯还快。Z妈问她:“你觉得那男的怎么样?”她总是搞不清她妈问的是哪一个。

工作实在不好找,老Z杯水车薪,终于忍不住感慨事业的停滞、感情的无谓和养只狗都那么贵。这时她发现,原来父母心里同样堵得水泄不通。每淘汰一个对象,Z妈都没有动力买菜煮饭,一家五口天天喝番薯粥,喝得八路神仙都尿频尿急。Z爸的行当是首饰加工,手艺非常精细,通常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。他跑厕所跑得不耐烦,对Z妈说:“我真的很讨厌番薯!”

微信图片_20190111170309

小县城的安逸把人的庸常越埋越深,老Z渐渐丧失了离乡别井的能力。作为失败的代价,也作为剧情的延续,老Z又被押去相亲。老Z的霉气通过无线电噼里啪啦传过来:“小妹,又有人介绍男人给我了,搞装修工程的。”

工程男家底殷实,举止沉着,什么都好,只是大概是因为自己长得丑,所以对别人的容貌要求也不高,对老Z说:“不用减肥了,我觉得现在的你就挺好的。”周末去爬山,老Z穿了件肚脐装。山上蚊子多,她被叮得浑身不舒服。工程男脱了件外套给她披上,说:“我觉得你这样穿挺好的。”Z爸盯着她肥圆的腰,样子很悲伤:“女儿呀,我会好好工作,让你把衣服的下半截也买回来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111170335

之后再见他,所有想法都无关爱情。老Z开始领悟到: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更类似于锁和钥匙,从彼此相识交谈的那一刻,你就在不断试探对方的钥匙能不能打开你的锁。老Z总是执着于开锁,并不急着拥有这扇门后面的生活。她磨掉最后一点向往,跟工程男说:“你走吧,我不想耽误你。”

工程男非常疑惑:“我不挑剔你,为什么你还是不爱我?”老Z说:“嫌货才是买货人。”

这时难题来了。工程男问老Z:“难道是因为我没有钱吗?”一身正气的老Z当场拍烂桌子:“这是鄙视女人的言论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111170345

老Z说:“更令人生气的是,我妈很喜欢他,说他这么有钱,嫁给他不用吃苦。我不肯嫁,就制造舆论,说我念了这么多年书,年纪也那么大了,还不会思考问题。”适龄、单身、未婚……婚嫁在即,我们很难置身事外。女人的贪慕虚荣特别可恨吗?其实不然。即便是现在离婚率居高不下,接过玫瑰的那一刻没有女人会觉得今生还会再结一次婚。只有当爱情离开时,女人才会拼命安慰自己:得失太平常了,你看看离婚率就知道。

我结婚前的最后一通电话,老Z精神爽朗:“小妹,我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找工作、找男人,唯独没有找到自己。”我哈哈大笑。是呀,无论将来我们会遇见谁,生活都是先从遇见自己开始的。

责任编辑:阳亚琳

欢迎关注“株洲新闻网”公众号

欢迎关注“株洲发布”公众号

0

主管: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|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 在线咨询Q Q: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
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: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,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:0731-28214858